《二十不惑》讲90后青春,打击不正之风,远离烂俗设定

2019年,《陈情令》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和《小欢喜》三部剧以黑马之姿成为电视剧市场中的暑期档爆款,牢牢吸引住观众眼球。

但是到了2020年,整个暑期档都略显疲软,除了《隐秘的角落》曾掀起一波热潮外,其他开播的剧都反响平平,均处于不温不火状态。

二十不惑

这种情况在《二十不惑》和《三十而已》两部以“年龄”为切入点的剧开播后,情况才略有好转。

《二十不惑》在芒果台上星播出,其一改芒果台因《蜗牛与黄鹂鸟》带来的收视低迷情况;《三十而已》在东方卫视播出,其聚焦三十岁职场女性,为观众提供最真实的大城市女子图鉴。

二十不惑

《二十不惑》是一部讲二十岁上下年轻女性的大女主戏,故事围绕四个即将大学毕业、同一宿舍的女生展开,是一部标准的讲90后的青春剧。

故事设定上,《二十不惑》与此前的《青春斗》有些像。不同之处在于,《二十不惑》比《青春斗》更“接地气”,人物设定更真实,与当下年轻人所想、所做基本相符。

二十不惑

首播过后,《二十不惑》不仅取得7.5的高评分,还被观众冠以“人间真实”名号,好评如潮。

二十不惑

《二十不惑》能出圈靠的正是写实、接地气的剧情,人物设定上反而没太多新意。

关晓彤饰演的梁爽是“冷美人”设定,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;罗艳性格有些矛盾,向往自由的同时又希望家里能给提供帮助;段家宝热衷美食、追星,家境优越,工作的事不用太担心。

姜小果是最能代表芸芸众生的那一位,家境不优渥、也不能拼爹,要做到自立自强。

二十不惑

过来人都知道,大学宿舍其实就是个“微型社会”,浓缩了最简单、最常见的人际交往。

与其他三位都有所依靠的室友相比,姜小果像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,她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“穷”,但为了在宿舍中维护最基本的体面和自尊,不得不“装”的精致些。

为了融入圈子,姜小果不得不和室友们聊一些自己不擅长、也不感兴趣的话题,这种心累又尴尬的经历,谁在读大学时没经历过,共情感油然而生。

二十不惑

围绕在姜小果身上的话题远不止于此,第一集中更是涉及到“借出去的钱是否主动开口要”这样的社会话题。同学欠了300元,姜小果主动出击要求对方还钱。

借钱这位同学也是个价值观扭曲的存在,将自己放在弱者席位,放大自己原生家庭差的点,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姜小果,这种“我弱我有理”的行为足够引起观众情感波动。

二十不惑

讲真,这种小额借钱不还的现象每个人都遇到过,碍于所谓的“面子”不好意思张口要,对方也没还钱的意思,最终便不了了之,只能以“吃亏是福”这种话来安慰自己。

当姜小果拉下面子去要钱时,情绪便随她而动。当同学不还钱还振振有词时,姜小果怒怼对方的行为让人觉得舒坦,心中的不满、积攒的怨气在这一刻都得到释放。

二十不惑

不管姜小果要这300是出于什么目的,她这种行为值得提倡,不能看着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。

“借钱是大爷”、“我弱我有理”等不正之风在社会中吹起来的根本原因是“纵容”,为了所谓的面子而不采取行动,换来的不是感恩戴德,而是肆无忌惮的变本加厉。

助人为乐本是传统美德,当心术不正之人想借此大做文章时,一定要加以制止。不助长不正之风的传播,便是在惩恶扬善,这也是传统美德之一。

二十不惑

随着社会不断发展,女性渐渐脱离弱势群体范畴,市场上出现越来越多讲女性群像的热门剧,但不是每一部都能获得成功,拍得有新意、有创意才是成功关键。

《二十不惑》最难得的一点是彻底远离“青春就是互撕、堕胎”这种不良模式,俗却不烂,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有所成长,这才是青春的本质所在。

返回列表

文章评论